四年级数学下册教学计划中国的隐士情结和种豆的陶渊明-绘麟社

中国的隐士情结和种豆的陶渊明-绘麟社

▲点击聆听七上九下,深夜读书▲
透过声音与笔触,在浮世中相聚取暖 | 第 55 次相见

当隐士这件事听起来是很炫酷的
但往往它更是一种求官的手段
这也许就是人们表现出拧巴的原因吧
所以今天来聊聊种豆的陶渊明
|隐士是另一种谄媚|
鲍鹏山
朱熹曾经说:“晋宋人物,虽曰尚清高,然个个要官职。这边一面清谈,那边一面招权纳货。陶渊明真个是能不要,此所以高于晋宋人物刘姥姥三进。”
实际上,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不仅是道家,甚至是儒家),都给予洁身自好、隐遁避世以极崇高的文化褒奖,把这种行为看作是个人修养的最高境界。
既有这样的文化大勋章悬挂在那里作诱惑基地疑云,便少不了有人要假惺惺地去做隐士,来领这枚勋章。而领到了这枚勋章,又如同获得了特别通行证欺凌游戏2,余下的关节便可一一打通。
所以,隐逸,更多的是一种手段,以这种手段求名求利,甚至最后来了个逻辑上的自相矛盾:求官——这就是所谓的“终南捷径”。
这种文化怪胎的逻辑思路是这样的:因为他不愿为官而隐居,所以他德行高尚;因为他有了这样高尚的德行,所以他应该为官,甚至为大官。
所以,在中国,历代都有隐士,同时,历代朝廷又都去山中征招隐士,隐士与朝廷共同上演这样一出文化喜剧与闹剧。

△明代陈洪绶《陶渊明故事图》△
正是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我们来认识陶渊明及其行为的意义。
与众不同的是,在他那里,隐居不是一种手段,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他喜欢这种生活方式,隐居本身即是最后之目的。
虽然后世人都把陶渊明看作隐士,比如钟嵘就称他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但他自己,却没有把自己当作隐士,他只是在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而已。
你看他说的话:“结庐在人境”,不是隐居,而是“结庐”;“昔欲居南村,非为卜其宅。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不是故作姿态欲作名士,不是为了要彰示自己的道德化的生活,并以此与社会对立,而是“欲居”,要与那些素心人生活在一起,过一种平平淡淡的日常生活(数晨夕)。
结庐也好,居家也罢,他是在寻找一安身之所,这一安身之所不在高山之上,崖穴之下,不是那种远离人世的高人姿态,而是在“人境”,在“南村”做一个普普通通泯然众人的人,有“邻曲时时来”,“而无车马喧”。
他从官场上“归去来兮”,是归来了,回到自己的老家宅院,他不是在寻找一种姿态,而是在回归一种生活,回归自己喜欢的那种生活方式。

△明代唐寅《匡庐图轴》△
栖栖失群鸟,日暮犹独飞位面军火商。徘徊无定止,夜夜声转悲灵希。
厉响思清远,去来何依依。因值孤生松,敛翮遥来归。
劲风无荣木,此荫独不衰。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
好一个“托身得所,千载不违”!他曾如一只失群独飞的鸟张墨锡,现在终于找到了庇荫之地:田园。
在诗歌中,在散文辞赋中(如《归去来兮辞》《与子俨等疏》),他详细而津津乐道地描写了自己田园生活的乐趣与称意,他对他的生活给予了由衷的赞美。
荒谬的人生一变而为圆满的人生,这是田园的赐予,是大自然的赐予,更是他心灵的成果。他认识到了黄安仪,作为自然的产物,人,只有与自然一体,过自然的生活(人之本性亦自然之物)才能超越荒谬性而返璞归真。
人的荒谬性起源于人心——人心是自然的产物却又是自然的反动,只有经过否定之否定,让人心回归其本初,为老子所言的赤子之心,婴儿之性,才能消弥荒谬。

△明代画家《归去来兮辞图》△
陶渊明显然不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隐士许智明,但他是第一个把隐居生活写得如此美好,如此充满魅力的兴义五中。
他以前的隐士们似乎在追求艰苦的生活寿光二中,并乐意于向人们展示他们的艰苦生活,以便显示自己道德的崇高。陶渊明不想向人们做任何表示,这是他自己的生活,他只求自己满意。
如果不违背道德,我们可能不需要特别地委屈一下自己来向道德献媚。实际上民国二小姐,我们过分的、矫情的、违背人性的苦行,对道德而言,实在是不必要的。我们高高兴兴快快活活地活着,有什么不对吗希望杯官网?
陶渊明就这样给我们活出了一个样儿。我们可以说他是屈原、庄周之后最伟大的诗人。
他是唯一能在生活之中而又能使生活回归人性,从而可以避开荒谬的大智者。生活而能得此大境界,大圆满,遍观中国古人厦门滚蛋谷,靖节先生一人而已!

△东晋陶渊明《归去来兮辞》△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我注意到了这首诗中的三个圆型意象:豆、露、月袁丹平。它们代表了陶渊明生活中的三种境界:豆代表着现实生活的圆满;露代表着道德上的纯净;而月则代表着精神世界的高超。
梭罗在他的《湖滨散记》中问自己:“我为什么喜欢种豆列车蛇灾?”然后他自答:“只有上帝知道。”
假如有人问:陶渊明为什么喜欢种豆?四年级数学下册教学计划
我会回答:我知道。只是,欲辩已忘言。梁佩诗

△明代仇英《桃源仙境图》△
|不拧巴的活着是一种幸福|
但很难
了解自己的心,想明白了生活的本源是很难的。
生活的荒谬感,只存在于我们没看清本源。
陶渊明看清了羽衣一族,通透了,自然就不会纠结了。
所以“为自己活着”这件事,也许对于99%的人都不存在。
我们都只是暂时与世界妥协罢了
- 相辉先生
|从绘麟社摘一只花|

|

二十四节气 - 全集
|

读书绘画.中国吉祥

|

我们还有十个几千人的粉丝群
是以二十四节气命名的
在那里我们分享生活,认识有趣的人
-
就加入之喵的微信吧:)
huilin2019
我们在那里等你


讨个中国吉祥
|

我们还有十个几千人的粉丝群
是以二十四节气命名的
在那里我们分享生活恶魔书,认识有趣的人
-
就加入之喵的微信吧:)
huilin2019
我们在那里等你


讨个中国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