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画软件中国(日照)太阳城诗歌节来稿选登(四十一)文后附征稿启事-日照文教

中国(日照)太阳城诗歌节来稿选登(四十一)文后附征稿启事-日照文教
中国(日照)太阳城诗歌节
来稿选登(四十一)
文后附征稿启事

日照东方
李晓梅
太阳说:来,朝前走。
—— 摘自昌耀《听候召唤》

羲和
黎明在即
我的唇如朝日还浸在东海
你以一次比一次更加深长的呼吸
平复着磅礴而起的巨浪
你按捺着浩瀚的汪洋 按捺着墨玉般涌动的潮汐
浴日于甘渊
燔柴祈日的司仪乘着如旗的彤云已到天台山的峰顶
火一般的霞焰烈酒般熔烛着尚有月轮的天宇
仿佛是一次金色的海啸带着万丈光芒
刹那间将日照注满金辉
晨光中的第一班公交车仿佛在金水河漂移
日照港80米的塔吊上的女工
万平口倒踩叠云的舞者
摩天楼宇避雷针上的百灵
松枝和草叶上的露珠
甚至那些在枕上梦见日出的人呵
皆可在熠熠晴空展开鎏金的翅翼
日出初光先照 日照
从太阳鸟的金冠到太阳神殿的地基
5310平方平方公里此刻是《欢乐颂》的金色大厅
“欢乐,好像太阳的运行 !欢乐,好像英雄走向胜利!”
万吨巨轮从阳光海岸启航
向着无比璀璨辉煌的高音部鸣笛致敬
航拍机从灯塔广场起飞
每隔百米就要飞越一次光明的金顶
我用再快语速也无法转述
这座城市300万人和亿万道阳光轮唱的进行曲
呵 有多少欢呼的浪花就有多少拍出玉屑的掌声

太阳
原谅我每日都期待自己永远拥有
海滨森林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
灿灿的金辉沿着日晷的指向进入和熙的深情
饥馑的父辈们咽下灌满口鼻的泥沙
他们顶着咆哮海风 俯身按下的棵棵幼苗
已成万亩浩瀚的浓荫
灵鹊交鸣 松脂凝香 层林葳蕤
海岸线上的森林如 金冠上的祖母绿
无论阴霾还是炎阳
总以同样仁慈的宝光
赐予这片土地 永恒的幸运和善良
沿着参天水杉交错相连着绿色隧道
虎步猫行的少年带着他的爱犬默默前进
日光斑驳 茑萝摇曳 花蕾突绽
多少秘境在洒满金币的森林里同时展开
那些举着火把一路驱赶猛兽而来的先民
是怎样摄取了泥土与火焰的魂魄
附灵举在文明曙光中的礼器
——薄如蛋壳的黑陶高柄杯
纯粹质朴的极致之美 四千年真容不现
据说暴雨之后的白雾中
两城丘墟周围的田野上
一层层裸露着闪闪烁烁的黑陶碎片 ……
东海域 尧王城 海眼口 响水河
古石峪 梅家林 月季安 ……
那些战乱和瘟疫中一路逃荒而来的祖先
是怎样在荒野上铺陈了诗一样的村庄和炊烟
沉入地下的古窑如温热的地脉之穴
默默转动的轮盘 把泥土拉出一圈圈赤道的纯圆
当烈日高悬在虎山的上空
钢厂巨大的熔炉仿佛舀起了地心殷红的溶岩
羲和 我宁愿相信你只生了一个太阳
夸父 我宁愿相信你没有道渴而亡
太阳 我宁愿相信你唯一赐予日照
初光先照的荣耀……

太阳
你升起一次就给我们一日生命
以日为记 谁能找到时光的起点……
在海岛连成的东夷小镇
得知5000年前的这里居民自称“鸟夷”
鸟为图腾 云为青衣
在地震 海啸 洪水猛兽滚滚扑来之前
他们飞落群峰之上 云海之巅
浮来山 难道不是汪洋中的岛屿
当地壳隆起 海水退去
大美的大树
一棵先于 佛陀显身尘寰的大树
浓荫匝地二十朝 华盖擎天四千岁
那位夜访定林寺家园树的少年
捧着银杏树的断枝如母亲的断指……
谁能阻止他以折自己的韶年发愿
大树无恙 家国无殇
阳光轰然爆裂深潭的眼睛
我听见 我的山在正午时分
花岗岩的骨骼被太阳晒得微微震响
太阳呵 任何人都可以直呼你在天上的名字 
你普照着卑微的根柢织出怒放的云锦
兰槿、粉棠、黄花鞭、照山白、映山红
次第绽放的花海给青山几天换一次颜色
龙潭大峡谷窨着满山野生的花香深不可测
大佛慈悲的善目下
五莲山光明寺前的光明泉
汩汩涌入古井下的海眼

太阳
此刻 我在河山摩崖石刻的之巅的日光峰上
看日影的韵脚 踏过那些无问东西的河流
陵阳河 锈针河 潮白河 ……
遁入两岸的稻田、麦田、果园、茶园
日照 我喝了你多少好水好茶
你把每座山的味道 每道坡的风光
你把怀里所有的丽日暖阳都赐与我
初绽的茶芽 如光洁的翎毛
蒂落的果实 发出淡淡的酒香
芬芳的田野 无怨无悔的杀青
当阳光被高天上的流云遮挡
一块块移动在大地和山峦上的光影
如天神的巨掌 抚摸着劳作的人民
暴雨骤起的大海上 响起了父亲们勇武的号角
岚山号子 比闪电更亮 比雷鸣更响
谁在倒悬的巨浪中刻下“撼雪喷云”
谁又写下 “难为水”
大海日日为海上碑 洗礼
谁不爱镶嵌在时光中的传世之笔
谁不爱通透 爽朗的阳光
拍打在袒露的脊背上
哦 宇宙洪荒 有多少光
亿万年飞驰还未到地球之上
何其幸也 日照
你一半是瀚海 一半是碧空的黄海之眼
将以初升之日点睛
日照 请让“蓝天 碧海 金沙滩”
成就你百年不变的芳名
请给崇拜光明的人们 一个灿烂快乐
光荣而自由的东方太阳城
金色海岸上
那个再次来日照听海的盲人旅行团
静静的面对大海
那位唇如朝日的少女
以光洁的额头承接着初光的抚摸
她把深深的呼吸叫交予大海的潮汐
她亲吻着朝日,她吞咽着阳光....
她通体晶莹映照万物对太阳的顶礼
宁静呵
甘美的阳光将浪涛的欢呼融入了太阳的金钟
大海在东方再一次举起了羲和的霞帔
日照已与初光合为一体……
2018年8月18日

在金沙滩,我看到了永恒
魏维伟
分明就是金子!
沙滩上,金黄色的沙子自己加冕
自己建城堡
看久了,我可能也会成为金子
被古老的阳光照耀
但今生我只是镀了金的人
用沙子洗手,洗脚,洗世俗的尘嚣
用沙子写诺言
收藏海风,裁白云做衣服
还有蓝到几乎让人窒息的天空
我把它铺在头顶
像进入天堂的地图
阳光就是梯子
但我爱上了沙子
无穷无尽的加法、低矮的沙滩和大地
不漏掉青春年华
让贝壳活在自己的纹路里,潮起潮落
让挥动的手臂像画笔
画出遮阳伞和花花绿绿的身影
然后又轻轻擦去
身后的高楼大厦渐渐消隐
有那么一刻,我看到了永恒
仿佛岸就是海,自己汹涌
海就是岸,自己停靠
仿佛世界安静,只剩水拍着水
时间静止,只剩沙子挨着沙子
与日照书(组诗)
文/梁梓
描述日照,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
我无法完整的描述,无法像莱蒙托夫那样
在纸上还原一个高加索。
我无法像梵高那样画下永不陨落的向日葵
金黄的麦田以及暗含漩涡的草垛。
在日照。我置身于一个空旷的钟表内部:
在这,每个人都是失踪者,每个人都是流浪汉,
每个人都短暂地失去方向、成为不会洄游的鱼,
孤单的飞鸟。
——照耀着我们祖先的朋友
依旧陪着我们的孤单之旅,推着独轮车,早出晚归。
我从老家东北平原赶来,
恰巧它们也在,那是向日葵的产地,
我是很早就染上它的毒,向日葵。
它一言不发,我不知道它们是谁抡动的转经筒?
也听不清它们默念的咒语。
当动车穿过原野,野花如亡灵。
我的列车不是以速度在行进,而是时间,时间。
在这一刻,它有着柔软的质地。
我像一个失踪的词语——去找到我最初的典籍。
我眼含泪水,我的苍凉已不再是语言所能形容。
在日照,我除了知道我祖籍山东 。
照彻我灵魂的灯盏,
我常常想起西川先生《虚构的家谱》。
一个我多年就企图用诗歌来复原的太阳城
此刻我面对眼前的——
太阳神石,天台山羲和部落遗址、太阳神陵遗址、女巫墓、
祭祀羲和女娲的老母庙、大羿陵和嫦娥墓
女娲补天台与神鳌、天然东方神龙、魁星阁遗址与独占鳌头石刻
忘忧谷、秦始皇赐名的望仙涧
每个符号都占定一个神秘、诡谲的故事, 永远在发生
日照不是日照,是东夷、东方、是盛大的故国。
拜祭太阳的声音从四方传来,钟声、鼓声、祈祷声
——从秘鲁的马丘比丘、到印度的科纳拉克太阳神庙。
从埃及的阿布辛贝勒神庙、到希腊的德尔菲·阿波罗圣殿。
我抚摸着它们。用手指、用眼神、用想象的触角,
像是一匹匹比我先抵达的烈马
褪去了柔软的鬃毛;像是我祖先的骨殖,突然不知晓该怎样热爱并怀念?
难到他们不是我们最初的“种子”?
传递着体温和执念。我和一块石头脸贴着脸,
全无冷硬和陌生,那一刻,我像一个阴影 回到光中。
我凝视这小小的、完整的蛋壳黑陶,
我的心是破碎的
难到这不是小小的花蕾?它此刻停滞
保持着优雅高贵的美学,比祁连山上的雪莲更惊艳
比就要啄破蛋壳的天鹅雏鸟的出生更触目惊心,
站立起来的泥土、雨水、昔日的烈火保持着空前的冷静,
还要继续孕育,小小的容器。
在日照,我无法用仅存的铜渣去复原一个冶炼场,
无法还原一把古老青铜剑最初的锋利。
只有青铜乐器:编钟、编镈、铃钟、淳于、是不会失忆的乡人,
亲切、温暖,这铜的嘴唇闪烁着母性的光辉!
在日照。我无法从一块奠基石的场景想象到一个仪式的形成、延续
所有的描述都是不完全的,
所有的抒情都会被迟后感所限制,我像是一个失灵的小小秒针
陷于磁场。不能不说这是最初的家,故国以及梦,不能不说 日照在上。
在日照,听一曲命运的肖邦
第一次听见大海涛声的是谁?当河流源头还是高山的积雪。
它一定是望见大海,当它像泪水离开眼眶般奔赴,
又是谁听见奔跑的马匹正追赶着速度?
谁听见候鸟在云层里一路抛下温柔的记忆和呢喃
小小的身体竟容纳下巨大篇幅的版图。
从大汶口到龙山,在日照生活的那些人是谁?他们。像蝴蝶从旧蛹里醒来
只是颤动小小的霓裳——依旧引起几千年后的风暴
——席卷生命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当沭河、傅疃河、潮白河、绣针河成为透明的琴弦
又是谁在弹拨?弹拨着一代代人铿锵有力的命运。
温情的手臂抚摸大地的胸怀,兜转、迂回、多少不舍和无奈
又义无反顾,不舍昼夜。
此时的太阳城——不能不说它是大海胸襟上的一枚闪光的纽扣。
不能不说它是华夏版图金色的勋章。它高于马耳山、也高于亚洲。
在日照和大海之间行走成诗京,只有用诗来呼吸才畅快,
后来人是我,我的轻快不亚于滑翔的水鸟。
在日照,我才真正体味——“大海是一剂吗啡。”
唤醒我的想象神奇地发酵。我觉得我此行的曼妙
不亚于一次“绿野仙踪”
或者是童年记忆的《鲁滨逊漂流记》
在日照做一个世俗的人多好。
你看大海,它用水洗净水,用盐来保鲜,每一滴都是新的,
它不止一次地提示,我是被它俘虏的小小海岛。
尽管我无法描述——哪怕其中最小的一朵浪花。
在日照,不能不说大海是一个巨大的瓷窑,
定制蔚蓝的图纹、巨大的琥珀以及水鸟的瓷器。
谁说大海不是一架钢琴?透明的琴键奏着命运的肖邦太祖秘史。
在日照
从大海开始去认识每一条河流吧!像我们要记起血脉!
不能不说每一条河都是一棵扎根远古的巨树,枝丫旁
古老的人类在打盹。
听吧,太阳的织布机嘎达、嘎达!
它比雨水的线条更均匀、更透明。哪一个地方不被照彻?
冰川是纯净的誓言。云朵在天空不停地擦拭。
在日照,一定要打开耳朵倾听,赞歌和心声,过往和未来,
听吧!
听日照人元旦祈福的钟声,崭新的声音从铜里发出,
哦!那是海子不再生锈的《亚洲铜》。
“亚洲铜 ,亚洲铜,爱怀疑和飞翔的是鸟 ,淹没一切的是海水,
你的主人却是青草, 住在自己细小的腰上,
——守住野花的手掌和秘密”
初升的太阳,照亮尘世,也照彻内心。
没人担忧它会迟到、它从来不暂缓推及它的福泽,
没人顾虑它会早一刻离去——难道它不是我们的命
以及最初的法度,难到我们不要敬仰和赞颂?
在日照,我多想把尧王城遗址碳化的稻粒还原成一片稻田,
听那时稻穗沙沙的语言。
让稻草人和麻雀和解、也让丰收延续
找到最初的渔船,听海风吹拂着古老的帆,哗哗作响。
听海浪般的岚山号子,像是风追着风,电逐着电
——像驱赶着理想的马群。
新日照——梦一样蔚蓝的卷轴在延展
日照。你是如此矛盾?你是北方的南方,南方的北方;
你一半是陆地,一半是海洋;你是灯塔,也是码头。你是家乡,也是远方。
你古老,又这般年轻,你有旷野的清新,
又兼具大都市的繁荣刘会远。不能不说你既是大海的旧爱,也是新宠
------------那些世俗的荣耀
那耗尽我昨日的少女,祭司一样的阿芙洛狄忒。
日照。我怎样描绘你?如果我有黄公望的“长披麻皴”手法,
定将你绘制成长卷,潇洒超过桐庐郡,让惊艳之美决胜
《富春山居图》;
或者,我有马克·吐温的穿越之术,一定像他写
《康州美国佬在亚瑟王朝》那样,也写下一部气象恢宏的日照。
我总是力有不逮,总是空有热情,像是一个教徒,
站在教堂里也不会祷告。内心徒有感动和焦虑,
像一只水鸟面对着大海,只能空空地鸣叫、不停地滑翔。
谁能读懂大海的草书?谁能看见比例均匀的盐?
鱼群和水鸟,隐逸的族群,白帆,渔船 ,大鲸一样的货轮
箭簇一样的快艇,世帆赛上---------魅力、性感的身影,鲜活的意象
彰显着水上运动之都的活力和生机。
远方奥林匹克山回应以不熄的圣火。
在日照。我不停地经历、验证着一句诗
------------“我像一滴水,推动着自己,又被大海所吸引。”
时光一旦聚拢,成为小小的幸福,美丽的地址、发光的扉页。
石板路通向海曲人家,炊烟袅袅,描述着风
有人结网
有人晒盐;
有人坐在银杏树下的小马扎上吃海沙子面,嚼着“太阳饼”
那么认真,仿佛天下最好的美食,仿佛此刻才是人生最好的时光课间好时光。
我怎样才能把蓝天、碧海、金沙滩
从万平口挪到一个小小的镜像之中,留下力和诗意。
止于徒劳的叹息和肤浅的美誉。
怎样从五莲山中抽象出我要理解的禅意,如同取走泉水,留下石头;
怎样从古老的银杏树中提取它真理般的年轮?而让它继续葳蕤,
尽管无从探寻它脚趾一样的须根,是否有黑暗之中的恐惧和顾虑。
“落叶之前,便是黄金”。我,何尝不是在时间的枝头;
真正的王冠,无须加冕,就有金子的质地,
阳光之城。收起来万千的锋芒
如同我,我行走,我在无可更改的世界里更改我自己。
无论是在济南路,念佛堂、普照寺、三学精舍、佛学禅苑、卧佛寺、
惠感寺以及光明寺
无论是在浮来山的朝阳观。神在神秘,佛隐身于佛,以沉默示我。
在日照,我总被一个叫信念的词汇提及
仿佛找到我遗失多年又不知道丢失者为何的物什。
山岗佩戴着花环-------火一样的野杜鹃在燃烧,无声无息地呐喊,
燃烧。有哪一种生命不是在燃烧?而我此时是观众、朗诵者。
不能不提及更为微小、却饱满、战栗如同新词的蓝莓。
小杯盏般的浆果,如同繁星点点,如同在暗示,
幸福的单位很小,像小小的蜂巢;
被海风梳理过的新茶,拥着整个大海的水、被君临、抚慰,
我想这里更该有石楠、也有女贞呀!
在日照,除了惊奇、发呆还能做什么?
我庆幸有骆宾王的《海曲书情》可以吟诵----------
“日照群山漫紫烟,祖国大地尽奇观。林间卫士逞绝技,海际长堤聚远帆。
冬菜喜逢尧舜日,梁鸿衔恨汉唐天。长车飞驶来天际,吕母惊呼遍地仙。”
在日照。我不止一次地提及海岸线,
它刚刚好吻合了我内心的那一条,如同良药,如同无缝焊接。
除了日光、月光、潮汐,礁石还有什么用以形容爱更贴切、更持久?
当我触摸这如一头史前巨象的古长城,我不能
不想起族裔、战乱和纷争、聚散、流离和低吟如海的哭泣
以血传递血、以火传递火,薪火相传。
刻在心头的,比最大的摩崖石刻是刻痕还要深,
这儿有不再属于任何人的酒酿、烈马和丝绸,就像一个小坚果,
有温柔的内心,尽管无法重新返回枝头,坐回到一朵白花之中。
我已不满足于一步一景,我要找到日照精神暗含的线索
-----------那国中之国,光中之光。
找到那些众人之上的人,我顺着茅草叶找到项橐;
顺着一根钓竿找到姜尚;顺着《文心雕龙》的章节找到刘勰,
如果可以,我想听听他们眼中的日照,多么诡谲而美好。
我也给他们讲讲今天的新日照--------------在这透明的纬度之下清晨、黄昏。
收回想象的鸽群,当我仰望这直抵达荷兰鹿特丹的亚欧大陆桥的桥头堡。
有沉思、有伤感;有激情也有展望
当我一再地发现太阳文化韵律十足的图腾,当我看见
-----------小孩子在沙滩上建筑,画小房子、也画太阳花,
我知道每个人都是太阳之子、也是小小的建筑师?
如果说“发光的事物都在天空。”
那在日照,有多少物种都在成为击中我灵魂的闪电,
“生命之物并非等同地需要光,而有些人制造自己的光”
行走日照,我觉得越来越轻、越来越透明我眼中的曹操。我不停地朗诵、回味、觉醒
就让我们 “用幸福也用痛苦,来重建家乡的屋顶”
东方巨人之歌
刘绍宏
(一)
如果说山东省是一只展翅翱翔的鲲鹏,
那日照市就是神鸟五彩的南翼。
“日出初光先照”,
这里是司晨女神最先唤醒的大地。
“阳光之城”,付嵩洋
是这座口岸城市靓丽的名片。
蓝天、碧海、绿树、金沙滩,
是这座旅游名城耀眼的光环。
“太阳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 
这里的日光会唱生命的赞歌……
(二)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照旅游示意图》,
倾刻凝眸,
这绿、粉、黄、橙相间的图形,
活脱脱一位“东方巨人”在俯首前冲辛月娥。
五莲、浮来、磴山、龙门崮,
青山耸立起巨人挺拔的脊梁;
飞瀑、龙潭、湖泽、海潮,
秀水流淌着巨人奔涌的血脉;
天泉、地泉、清泉、光明泉,
甘泉是巨人清澈的明眸;
绿树、翠竹、红鹃、青茶,
植被是巨人华丽的衣锦。
这里有山海形胜的万千风韵,
这里有无与伦比的壮美奇观。
“奇秀不减雁荡”九转阴阳诀,
苏轼的赞叹绝非溢美之辞。
孙膑、张侗、丁惟宁等名士曾恋驻仙山,
留下了巨著《孙膑兵法》和灿烂的文化足御姬之翼迹。
东方巨人,
齐鲁骄子,臂挽山海,
呼吸宇宙,吐纳风云。
手牵巍巍沂蒙山,
足连芳邻连云港。
头上是长空浩淼的白云蓝天,
脚下是山光海韵的动感热土,
前方是“五岳独尊”的泰山和“天下泉城”济南卧春 陆游,
背后是金沙碧海和隔海相望的韩国、日本。
在巨人的北方,
是“上合峰会”之都青岛和世界风筝都潍坊。
巨人远眺的方向,
是首都北京和激荡变幻的世界风云。
东方巨人,
自古与太阳血脉相连、息息相通,
太阳元素已渗透到人们的肌体和发梢。
这里是东夷先民祭祀太阳神的圣地,
这里是神州东方太阳崇拜的发源地。
太阳山上的太阳神石、神庙、神陵,
莒县出土的“日火山”、“日火”陶文、古陶太阳纹,
让人们穿越时空触摸到远古的脉动。
日照的民俗节日“太阳节”,
是人们赞颂供奉太阳最虔诚的仪式台大五姬。
遥想洪荒岁月,
聪慧的先人将太阳和大鸟联系在一起,
遐想是神鸟驮载着“金盘”遨游太空图画软件。
远古的三足鸟、金乌、朱雀、凤凰,
都是象征太阳的天鸟的形象。
四川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四鸟绕日”,
已成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
日照的城市精灵“太阳鸟”,
是太阳远古的使者、
是巨人怦动的心脏。
河山上那惊艳华夏、
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摩崖巨书“日照”,
正是巨人胸前醒目的徽章。
东方巨人,
韵脉亘古春秋,
历史底蕴深厚。
“长城之父”齐长城在这里蜿蜒乱世玫瑰,
“文字始祖”原始甲骨文在此地惊现,
春秋时期的古莒国在这里诞生,
旷世瑰宝蛋壳黑陶在该地出土。
“两城遗址”诏告世人,
这方宝地曾是亚洲最早的城市。
明代“护国万寿光明寺”的凌云大佛非凡淘气包,
仿佛在讲述这座皇家寺院的奇幻传说。
定林寺的银杏王,
被誉为“天下银杏第一树”。
灿烂的太阳文化
孕育出姜太公、刘勰等历史名人
和古代第一部文学评论专著《文心雕龙》。
丁肇中等现代名人的故居,
则揭示着此地太阳文脉的源远流长。
东方巨人,
朝气蓬勃,血气方刚,
像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
红彤彤地屹立在黄海之滨。
这里是“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
是“一带一路”大动脉上的枢纽节点。
这里是“世界水上运动之都”,
“碧海扬帆”早已享誉海内外。
这里是中国最佳文化生态旅游地,
山水林田湖草组成生命共同体。
这里是山东十大文化旅游目的地之
“仙境海岸”的南端明珠。
这里是我国首座三文鱼“深海渔场”——
“深蓝1号”的落户宝地。
这里的傅疃河国家级湿地公园,
禽芦戏鱼一片画境诗天。
这里的龙潭大峡谷群瀑竟啸,
被誉为“江北小三峡”。
这里新近运营的“日照海洋公园”,
为国内首个将海洋馆与花鸟园完美结合的业态乐园。
“日照观海”、“临沂登山”、“曲阜访圣”
组成“山、海、圣人”精品旅游线。
“一天霁色迎朝日,十里潮声卷落沙”神魔九变,
“朝观潮日”和“平口流沙”实乃王牌美景。
森林公园的“林海情深”,
九仙山上的“杜鹃花海”,
激情澎湃的“海洋狂欢”,
渔村小镇的赶海体验,
让人目不暇接,惊喜不断家在南三条,
让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
 (三)
东方巨人——
当代的夸夫、海洋的儿女、日照的化身。
太阳、大自然的核心和主宰,
太阳,人类的尊长和挚友,
来路久远,去路无穷。
太阳,给我们光明和智慧,
太阳,给我们鲜花和掌声,
也给我们教悔和惩戒。
他对人类慷慨无私的爱永清白塔寺,
让我们感激涕零;
他对风雨和潮汐的驾驭能力,
让我们汗颜惊骇。
万平口的“日照潮汐塔”,
就是世人与太阳对话的高洁圣坛。
太阳用其自身的禀赋和语言告诫人类:
“要善待地球、珍爱家园、感恩海洋”。
水天一色的海洋,
是万物之源、生命摇篮,
是聚宝之盆、通衢大道。
城市要发展、海洋要经略,
不能违背自然规律,
不能破坏生态平衡,
更不能“饮鸠止渴”,
“生态兴则文明兴”。
只有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才有霞光彩虹、世间美景;
只有强化生态文明建设,
才有鱼翔浅底、海涛流金。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蓝天碧海,就是希望、未来!
 (四)
旭日始于旦,
奋斗在此时。
赐于人类光华与万物的太阳,
只眷顾珍惜阳光的人。
百里金沙的金海岸,
就像一条金光闪烁的起跑线,
这里是旺盛生命的崭新起点,
这里是创新、智慧、融合、壮大的崭新开端,
这里是水、岸、人绮丽变幻的彩色之虹,
这里是东方朝阳喷薄升起的地平线。
沿金滩向北延伸,
构成活力斐然的山东海洋经济带。
在千载难逢的盛世和机遇面前,
东方巨人——太阳城日照,
已从这里出发,
向着中国“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
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向着山东海洋强省战略的宏图,
向着太阳城光辉灿烂的明天,
披荆斩棘,奋勇向前!
巨人背上那起伏的负重物,
是责任、是担当、是“锦囊”,
是城市发展的“加速器”。
后羿、夸父和精卫的后裔,
正怀揣闪电的光芒,
去挥洒人生的画卷,
去耕耘崭新的太阳。
新时代的海洋儿女,
正驾驭着“太阳城号”巨轮,
乘风破浪、奋楫远航,
心中那永不熄灭的“灯塔”,
时刻校正着前进的航向。
东方巨人——太阳城日照,
正高擎巨笔在书写新的篇章郑艾平,
就用太阳的金、热血的红,
大自然的原色。
在巨人的身后,
是强劲的东风,
是升腾的朝阳,
是竞渡的蓬舸,
是浩荡的大潮……
(五)
在海鸥的引导下,
人们蜂拥踏上日照的土地,
把欣喜写在脸上,
让心魂荡气回肠。
这座有温度的全国文明城市,
风景如画、意境如诗、温馨如家,
身心俱佳的归属感和幸福感,
在居民和游客的心底日益升华。
魅力日照,梦境海岸,
休闲胜地,心灵港湾,
最美风景是文明。
城在绿中,人在画中,
茗香萦翠的大地让人返璞归真。
寅宾出日,峻极东天,
鲜红夺目的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向日新月异的阳光之城,
向砥砺奋进的日照人民,
致敬!
日照的颜色(组诗)
作者:李庆华
海天一色的蓝
是谁从阳光的丝绸里抽掉了其他
只剩下这不分彼此的蓝。表里如一的蓝
没有阴影,人也变成透明的了
那点小隐私,那点小怨怼
都被照射得无处躲藏
在桃花岛、在五莲山、在万平口
游客们迎风说出的各地方言是蓝色的
喜鹊的嗓音是蓝色的
人们的肤色也是蓝色的
仿佛是一滴行走的大海
世界遥远,江湖遥远,我已经
六神无主。语无伦次
不知该如何汲一腔墨水写下我的情怀
没有适合怀人的旧时光
只有蓝色针灸着我的狭窄的心胸
欲念太少,没有什么能抬高红尘
几朵云只为分割天空和大海而白
是日照珍贵的银两
高铁、轮船、飞机,为了不被蓝色吞没
才以海鸥的盛装出现
竹子颜色稍重,桃花略显惊艳
银杏干脆跟沙子走得更近
沭河、傅疃河、潮白河觉得白得不合时宜
商量好了似的,要一起去大海
不愿再做一条苍白的河流
我不懂河语,无法劝阻它们的鲁莽
——魔法奇兵。日照的蓝,真的是不计成本的蓝
只有五莲山,修炼得面不改色
敢于在沸腾的岁月里虚度时光
只有杜鹃花不可一世
敢于在这海天一色之中
制造无法无天的烂漫
海水即将上涨。在不修边幅的浪花与沙滩之间
我并不急于赶上涌来的潮流
只想停下来,调整呼吸和心跳
等等身后被海风吹歪的影子和眼神
让一滴水饱含的盐,替我析出碧蓝的结晶
照一照前世今生
日照黄
与大海相比,与冲浪、飞伞相比
日照的沙子是另一种流水,是一种不能攥紧的流水
因为其中也有鸟鸣,白云和孩子们的笑声
在海天一色的日照,这一片沙子绝对是另类
纯粹。彻底。我第一次知道
有一种加工厂,还能提炼出金子里的阴影
与蓝天相比,金色的沙子更像水中的大丈夫
从不欺负大海,伸出手掌放在大海的足下
让顽皮的大海好展示她们的蕾丝裙
柔软又有质地,他们有自己的韵脚
这是红尘之外的沙子,比一滴海水安静
也比海水更深,让我想起一个词:心怀澄净
是一本散开的经文,是天堂的地毯
当我的脚陷入沙子中间,沙子的砥砺
让我有短暂的晕厥,渐渐接受了阳光的教育
直到我们踩着夕阳回到宾馆
倒掉鞋子里的沙子
依然是哗哗啦啦的尖叫的大海
黑陶,黑陶
是谁把日照蓝和日照黄勾兑出
黑青色的陶
是谁把七彩的阳光
糅合成黑夜的陶。冒出炊烟的陶
这些黑色的玫瑰, 每一丛都是一座发电站
这是发生在东夷的小型的火山爆发——
它们的根不小心扎进了岩浆
直到今天,热流还在突奔
静下来的时候,黑陶发出古拙的光
像一部经书发出的光。——
有诸神回避的黑
有治国齐家平天下的黑
有《通变》《定势》《情采》《物色》的黑
有齐长城上将士呼喊着的黑
其实在日照,数黑陶最矮
黑碗、黑盆抱紧潮湿的身体
亮着母亲最温柔的颜色
在更矮的饭桌上,黑陶像一粒舍利
保佑着人们的生活,保佑着像孩子的嬉闹
手捧黑碗,我已经被它掏空
刚好能放下你被岁月淹没的部分

在日照掬满怀阳光(外二首)
蔡明菊
太阳像一只凤凰从海上冉冉升起
金色的翅膀掠过沙滩、海岸和港口
带着咸味的光芒直逼眼眸
船只和渔歌在波浪里蓬勃生长
掬满怀阳光
我和港口的一艘巨轮站在一起
远处的海面铺设一条金光大道
恰能驰骋装满船舱的希望和梦想
这时,我渴望是一只海鸥
与旭日一起高高飞翔
这样我可以凌空看到沸腾的港口
看到辽阔的大海,看到太阳城正一吨吨
往外运出晶莹的阳光和汗水
到五莲山看杜鹃
春风浓烈,一颗冰冻的心被感染
雀跃出无限斑斓的憧憬
五莲山的万亩杜鹃已经备好微笑
我怎能拒绝春天浓墨重彩的邀请函
步履轻盈,离缤纷的美越来越近
是谁在这佛前许下虔诚心愿
是谁在这山上日夜赶织云锦
潮水般的火焰早已将我的双眼灼出感动的泪水
我也想成为其中一株盛放的杜鹃
在浩荡无边的春色里掏出体内所有的色彩和热恋
倾情唱一首歌
倾心爱一次故土
银河公园
暮色低垂,我走向银河公园
刘勰坐在黄昏里低眉沉思
面前文心雕龙的书简像打开的折扇
向四周和后世传递着花香和鸟语
湖心岛亭子里有一盏灯在亮
仿佛无边夜色里一颗闪烁的星星
引领无数脚步返航
不至于被黑暗吞没
日新月异的日照一直在奔跑
只有夜晚才能枕着银河公园休憩,并擦亮初心
我听到花朵均匀的呼吸和虫子甜美的梦呓
内心像碧霞湖荡起欣慰和幸福的涟漪
日照,太阳城之书
蓝紫
1
半夜梦见大海的人,总想把诗行写在水上
他伸出手,从空中握住一片汐光
掏出心中的积雪,面对大海
寻访莫名的乡愁
心胸宽广的人,日夜兼程赶往海洋
等待朝霞,把潮汐交还给游吟者的呓语
他曾思忖是否要将潜入海底,探寻深处的秘密
而他心中的秘密永不示人
浪花打湿他的想象
这日照的海水,日照的风
曾是他唯一的追忆之源
海鸥扑闪着翅翼,潮水兀自起落
2
日照城繁花似锦,人们来到海边
试图与大海交换灵魂的颂辞
海浪一阵阵冲上来
带来他抒情时掉落的花瓣
浪花低沉地吟诵,流浪的字词
因此拥有了玫瑰的居所
人们不再满足于沙滩漫步,他们冲入海浪
像要与另一个虚无的自我相拥
天上的白云追逐更远的风
白色的沙滩被所爱的人迷惑
飞翔的鸥鸟从不会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迷路
大海的辽阔却常使孤独的人痛哭不己
3
海水透明的手
不分晨昏地打磨怀中的沙石
白色的沙石,大地上神秘的骨头
凸凹处遍布的荒凉,已被浪头磨平
天空将醉人的蓝藏在心里
对着海面倾身
粉红的花蕊散发芳香
海浪栖息在鸥鸟鸣叫的回声里
月光,召唤灵魂孤独的诗人
大海粼粼的夜色,有处子的静雅与暗香的温润
黑夜把仅有的温存,都抵押给了阳光
由南而北的风儿,在夜半开始打盹
4
夜色关掉的蔚蓝,成为长翅膀的信使
漂在海面上闪闪发光,那是它的鳞片?
那些海面上翱翔的鸥鸟呢
哪里是它们欲归的巢穴?
水波拥抱的太阳城,此时
静寂代替了喧嚣,岸边的霓虹
倒映在水中,从海面上吹来的轻风
曾经占据一个人的全部回忆
俗世红尘在海水里接受时光的揉抚
它为我展开另一个场景
真实与虚幻交融的想象
在夜幕下交换爱的蜜语
5
枕着涛声听海的人
梦中开满浪花与渔火
他在半睡半醒之间
用文字取走海水中的盐
一朵浪花离去之际
透明的手指抓住游人的脚趾
无言的离别在时刻发生
瞬间完成的,却是生命的摆渡
海滩上奔跑的花裙子女孩
手臂挽着白云穿过蔚蓝的庄园
像从浪涛中归来的使者
白色的沙滩为她铺设芬芳的路径
6
为拥有这一片辽阔,行吟的诗人
放弃了扑朔迷离的词语
他追随翩飞的海鸥,扑入蓝色的梦幻
把这一片汪洋当成灵魂的情人
躺在沙滩上的游客,身体里
藏有碧波万顷。此时,他们不再是
太阳城的过客,他们忘我地投入
风情与盐分渐渐入骨
海上的反光照进心房的密室,蔚蓝的波涛
显出她妖媚的身影
悬在空中的夏日,呈现海纹的背景
我沿着幻觉之光,进入一朵浪花的命运
7
耽溺于对海的痴迷,我来到这里
并且带来艾叶、蜂蜜与试探性的问候
我看见春天的花蕊之上,一对彩蝶缠绵造爱
渐行渐远,归于暗涌的潮汐
远离世间喧嚣,重新拥有自我的空间
海潮送来时间与冥想
在这里,我暂时卧底于命运
听浪花叩响福音,点燃迷醉的黑夜
这一片海域,滋养了一颗在生活中
干枯的心灵。呵,因为这一片山水的浸润
一个被生活和爱所伤害的人,又懂得了深情
也懂得了慈悲
8
记忆中消逝的尘埃无须安置
岁月停留在船桨与浮云之上
从洁白的波浪里窥见裸体的光
朵朵都向我们灿然欢笑
这样的时间已足够我用来
把蓝色的音符种进暮色
波浪悠闲,它携带自由与辽阔
如期抵达我们的肉体
这无边的海岸,豢养不倔的灵魂
吹过耳畔逍遥的风,我曾企图抓住它
与飘过的籽实一起
缅怀一场水做的爱情
9
海浪扑过来之后,又在后退
我站在沙滩上,脚趾比浪花
更接近它的尽头,我甚至比远方的岛屿
更接近虚无的风
波光闪闪像是时间的鳞片
在我们的躯体里诞生另一个世界
躺在沙滩上的时间颓废又奢靡
看白色的沙粒一寸寸淹没弥漫酒香的胴体
面对浩瀚的蔚蓝我开始祷告:在梦中渴望飞翔的人
会在绿色的枝叶中找到归宿
在舌尖上舞蹈的霞光,会在
粉红的波浪中回到灿烂的苍穹
10
那花裙子女孩手挽的白云
是否已幻化为日照上空一缕清亮的月色?
大海用蔚蓝的荡漾
承载世人对美的所有想象
时光已为我们准备好足够的白天与黑夜
落日如灿然的邮戳
此后,无论走到哪里
我都是大海寄出的一枚信笺
海与天相连,组成辽阔的水晶宫殿
在起身告辞之前,我喝掉了杯中的红酒
但并未摆出伤感的姿态。呵!我期待人生再没有离别
“有一扇门,我已经在世界的尽头把它打开”

中国(日照)
太阳城诗歌节
征稿启事
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充分发掘、反映日照改革开放40年成果和得天独厚的自然、人文、历史资源,展示海洋特色地域文化,赋予日照更多的诗意和记忆,为加快建设海洋强国作出积极贡献,由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中共日照市委宣传部主办,日照报业集团(日照日报社)承办的全国性、地标式、永久性诗歌盛会——中国(日照)太阳城诗歌节(以下简称诗歌节),拟于今年9月在美丽的海滨城市日照举办。
本届诗歌节将通过组织采风、作品征集、评奖颁奖、结集出版,发放赠阅推介精品,展示诗人风采,发出日照声音。现面向全国诗人与诗歌爱好者征稿,具体要求如下:
一、参赛作品要求
1.围绕“阳光海岸 活力日照”主题,突出反映日照的太阳文化内涵和蓝天、碧海、金沙滩特质,表现日照在改革开放、建设海洋强国大背景下的新时代风貌。每位作者限投3首,总行数不超过200行。
2.投稿者可以登录“2018中国(日照)太阳城诗歌节”网站(网址:sg.rznews.cn),了解活动信息,取用日照经济、政治、文化、社会、自然发展资料,作为网上采风参考。
3.作品必须原创,未在正式出版物发表过。
4.请参赛作者在投稿的文档中提供真实有效的个人资料,包括姓名、详细通讯地址、邮编、联系电话。
5.杜绝抄袭、一稿多投、改题目投稿和在其它媒体上发表五分之一以上内容的稿件。不符合上述要求的作品将取消参赛资格,组委会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余英时文集。
6.主办方对所有参赛作品共享版权,可改编、翻译、出版或演出,有权在媒体上展示、展播,或用于相关的公益性活动。
7.本次活动不收参赛费,不退稿,只评奖发奖,不支付稿酬。对于存在著作权等不符合征稿要求的作品,主办单位有权取消其参赛资格,收回奖金及获奖证书,并在媒体上通报。
8.本征稿启事解释权属日照报业集团(日照日报社)。
二、奖项设置
大赛设一等奖1名,奖金5万元;二等奖3名,奖金1万元;三等奖6名,奖金5000元;优秀奖10名,奖金1000元。以上奖励均为人民币单位的税前奖金额度。
三、作品评审
主办单位将邀请专家组成评委会,初评选出入围作品,终评选出获奖作品,公正、公平评选出奖项。活动发起方的工作人员一律不参加比赛,投稿参赛者不得担任评委。整个评选过程,接受公证机关公证。
四、征稿时间
2018年4月1日—8月20日
五、征稿方式
参赛作品投稿请发送至电子邮箱:tycsgj2018@163.com。
本次征稿只接受电子稿件,投稿作品需以word文档编辑,附件发送。个人信息需标注于参赛作品word文档后。
联系电话:0633—8779527
联系人:
沈先生(13863339853)
田女士(15863356166)
中国(日照)太阳城
诗歌节组委会
2018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