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特蒙德球员中国阳光的故乡情结-诗歌沿线

中国阳光的故乡情结-诗歌沿线

编者的话:
本次《诗歌沿线》的推送,选取了中国阳光关于故乡的新旧作品29首何健威。
故乡沉香豌番外,西阳
故乡,是沉睡着祖先,和
疼我宠我的爷爷奶奶的地方
那里的青山
有我们放牧和砍柴的脚印
那里的山坡不会忘记
我们挑水、种菜、打猪草的身影
块块明镜水田
还存着我们的汗水
游着我们血养过的蚂蟥后代
现在那些鱼虾
应该不住我们嬉戏的沟渠了
动迁集中到房前屋后池塘的你们还好吗
塘岸堤坝的砖石
曾当过我们战斗的掩体和武器
被我们滚过的油菜花和紫云英
又元气满满了吧
村前的小河
清过,浑过江得胜,干涸过
高兴的时候还会跃过田野来到门前
每到雨季
她怀里的鱼
都会逆流而上
进到我们的梦乡
故乡的亲朋戚友
你们还好吧
那里有我们折过的青梅、骑过的竹马
鲜翠的竹林
满山的映山红
相思鸟不会再被打下
白鹭可以自由飞翔
故乡多特蒙德球员,西阳
你名字未必美丽
却一定亲切
是我们常常想却不能常常回的地方
是父母想长住
我们想陪他们到老的
归根
2016年2月22日星期一,元宵节,北京
这才是真正的江南
莲,在水面花儿朵朵
水底手手相牵
芭蕉叶下
蚯蚓在翻土
青蛙停止捕食
老母猪在圈里
打盹
人们听不到鱼在水里唱歌
风传天语
云儿不懂
泪潸潸落下
河边柳树
年年婀娜
满身都绿了
山上老树,却如五月的婴儿
才开始长芽
母鸡在窝里下蛋
妹子用手机下单
雄鸡踱来踱去
守护一旁
小黄摇头摆尾
跟着奶奶
竹枝与蔓藤
耳鬓厮磨
甜瓜苗与苦瓜花
咧嘴相笑
其实这些都不是风景
田园都在水里
青苔北上
鸭群在溪里戏水
黄牛在田埂踏青
毛毛细雨
从天堂悄悄落户水塘
乡村处处
都是脉脉含情的眼睛
你要是能一见钟情
这才算是真正的江南
2016年2月24日星期三,上海
我和母亲相连的地方
今天周四
是一周的一半
也有很多人把周三当作中心
因为对他们来说
一周恶魔养殖者,只有五天
那两天
理所当然属于自己
一天的一半是十二点
锄禾日当午
一月的一半是十五
十五的月亮
花好月圆
我的一半,在肚脐
自从被剪断
就再无用处
它成为身体的洼地
是我身上
地标性建筑
我想立一个碑
时时提醒自己
这里曾是我和母亲
血肉相连的地方
2016年4月7日星期四,北京
西阳河,故乡的河
西阳河,故乡的河
我是你心里的水草
寸寸生长
随波逐流
但水馒头,每一条根
都很坚定
有你的滋润
就不需要特别的养分
时间都会流走
沉淀下来的
就是我的岁月
也许是泥
也许是沙
也许是圆圆滑滑、胖乎乎的鹅卵石
也许
是金
也许,是那条回游的鱼、远航的帆
飘洋过海
都会回到你身边
幸福归港
也许,就是堤坝那棵老树
从一开始
就从未离开
2016年4月24日星期日,湖南娄底西阳
我们心中都有一所老宅
我们心中都有一所老宅
依山傍水,山清水秀
山上野花盛开
山下稻谷飘香
我们心中都有一所老宅
里面住着爷爷奶奶
屋前屋后都是他们忙碌的背影
屋里屋外都是他们慈祥的目光
我们心中都有一所老宅
那里有我们的童年
清晨读书声朗
黄昏牧歌回荡
我们心中都有一所老宅
四周还有我们的亲人
河流带走了岁月
荷塘留住了记忆
我们心中都有一所老宅
每一所老宅都住着崭新的梦想
门后的小路通往菜园
门前的大路通往远方
我们白天从大路去到远方
梦里又从小路回到了菜园
2016年4月25日星期一,湖南娄底西阳
美人蕉
清风里起舞的雾
是阳光飘逸的纱裙
杨的伟岸,和柳的婀娜
青青小草
都是河边风景
无尽的诗意
谁不说家乡好
她是我心中永远的美人蕉
要多少年佛前供花
才修来这曼妙的身影
又要怎样的福报
走遍千山万水
她都能在岸边为我
日夜守候
2016年5月5日星期四,上海
别忘了回家的路口,母亲在守候
往事久了
都会有包浆
岁月的艰辛
不只是在苍老的颜容,和门前的古柏
眼角的笑纹
也有酸楚
比蜂蜜还甜的
有乳汁
比阳光还暖的
有母爱
我们可以像春天的野草一样四处疯跑
但千万别忘了回家的路口
母亲在守候
2016年5月8日星期日,母亲节,上海
寸草心意
东方将亮
星月逐渐黯淡
池塘要回归平静
竹林止语
蜻蜓,在所有的水面点赞
朝霞,给所有的露珠回帖
江鸥起舞
乳燕试飞
悠悠寸草,难报三春
但就算所有的鲜花都开尽了
它也会把浓浓的绿意
刷屏到天际
2016年5月8日星期日,母亲节,上海
故乡的枇杷熟了
这个季节
后山的竹林纷纷为雨水让路
千万枝雨箭从天而降
千万只春笋拔地而起
温暖的土地留不住果实
种子就幸福地生长
和煦的春风藏不住花蕾
玫瑰就尽情地开放
百花竞相争艳
蜂蝶随风飞舞
高铁穿梭在原野
游子停不下脚步
我刚离开一周
故乡的枇杷就熟了
2016年5月8日星期日,上海
夏天,就圆满了
我要把整面墙
种满爬山虎
最好是能留个窗户
不把鸟语花香关在门外
让阳光把绿意也一起送上床头
春风暖,是和冬天比的
那些压满枝头的果实
比如杨梅、枇杷
伸手就能够着
蒲公英在山坡自由飞跑
狗尾巴草
也满地撒欢
我要勇敢地跟花坛的海棠,面对面,拥抱
和后山的竹林上原瑞穂,背对背,依靠
在宽敞的院子里
桂花树下
摆上竹椅、花生、瓜子
沏上新摘的绿茶
陪着爸妈,笑谈孩时糗事
夏天,就圆满了
2016年5月18日星期三,北京
故乡,到底有多娇羞
夜色尚未从身上完全褪去
面纱又从水面徐徐升起
一张张乡村剪影
一幅幅青山水墨
从东方破晓,一帧帧
展现
白鹅,飞鸟,舟
宛如皮影
摇曳的柳枝,摆动的帆
是风的动漫,一起
向雨中的蓑衣
宣示
点点浮萍
缕缕炊烟
仅仅是凭梦,或者回忆
真的难以慰籍
要亲自踏上那片热土
才能知道,故乡,蒋多多这个身着薄雾,脸蒙轻纱的少女
到底有多娇羞
2016年6月4日星期六,北京
再回故乡
我带着儿子回来了
妹妹也带着儿子回来了
孩子们应该还没有亲眼见过树上的枇杷和杨梅
尤其是自家院子里结的
这几年种下不少树,和各种花草:
薄荷,对子兰,美人蕉
其实长得最好的
还是野生的鱼腥草、紫苏
它们年年都冬眠
然后,和春天一起苏醒
无需打理
鱼腥草总在那一片角落,偷偷扩大它的地盘
紫苏有些调皮,见缝插针
到处拈花惹草
包括那些野草
我都爱上了它们
就像爱这里的山水,风土人情
甚至是出了周围
别人就很难懂的乡音
出门在外,我总免不了要经常对人解释
为什么叫娄底
娄底不是湘西雅迪传媒,也不是红军路过的娄山关
是湘中明珠,鱼米之乡,曾国藩故里
不过指福门,我一般不好意思介绍
隔壁的神童湾,曾住着南宋神童贺德英
而且,这小子还是写诗出名的
孙水、湄江、紫鹊界
龙山、梅山、九峰山
其实再美的风景
也敌不过房前屋后那些随随便便生长的花花草草
和,弯弯小河
听多了交响,见惯了繁华
故乡那些大美,我一点也不在乎
反倒是这些小清新
成了朝思暮想的清茶,和
小甜点
所以,就带着孩子们回来了
希望他们将来
也经常回来
2016年6月19日星期日,湖南娄底
故乡,还是故乡模样
故乡,你要鼓励那些用青砖和陶瓦建房的人们
让每一幢房子
都背山面水,竹林掩映
不要把乡村建成城市
别让半生不熟的洋楼
坐落在水田中央
任原野,没有阻隔
让视线,一路狂奔
不要填了那些沟渠和池塘
让鱼和水草
自由生长
留下那些篱笆,甚至土坯茅屋
把乡村,建成乡村
故乡,还是故乡模样
2016年6月30日星期四仙徊,北京
天堂的眼睛
---纪念我们的奶奶逝世30周年
不止一次想把奶奶的照片
从神台上,请下来
放在床上,恢复她最后的睡姿
给她盖上薄被
轻轻唤她
她就起了
梳洗一番,她依旧是白发高髻
慈眉善目
见到我,和妹妹回来
笑的合不拢嘴
每一条皱纹,都洋溢着喜悦
忙前忙后
不一会,一顿丰盛的午饭
就上了桌
喝一杯酒
吃一碗饭
之后,还和我们抢着洗碗:
你们是客人咧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不用你们湿手
立伢子,晖妹子
你们自己玩一会啊
奶奶睡一会
奶奶上了那张古老的床
盖上薄被
任我们地动山摇
她永远定格在了照片上的模样
再没醒来
那一年,一九八六年
暑期
从此以后
人间少了一个温暖的等候
天堂多了一双慈祥的眼睛
2016年9月18日星期日,北京
故乡水彩
在外久了
真应该定期离开都市的喧嚣
回故乡做个保养
清清肺,洗洗脑
换换心情
可以一个人
去儿时滚过的草地
静静坐一会
听听山林的私语
竹笋拔节
你会喜欢那些小雨,舍不得打伞
挂满衣襟的,粒粒都是珍珠
它们多像一幅游动的水彩
一滴一滴,落在水塘
密密麻麻
一圈未散
一圈又起
你也会喜欢那些翡翠白菜,祖母绿瓜藤
包括雨后的泥泞
脱下西装革履
赤脚走走
从足趾间挤出来的
都是满满的欢趣
童年记忆
茶花,桂花,橘子花
一年四季槐花几月开,开满院子
鱼虾悠闲
它们的生活,远比城市轻松
池塘的蛙鸣你不用理会
蟋蟀喜欢唱歌就让它唱去
我们只管喝茶,聊天
数星星
院子里的绿篱已长很高
窗关得很紧
爬山虎紧抓每一条缝隙,从不撒手
但月光还是会随清风翻进来
泻满一地
即使无眠
再多的思念
此时也应是山间小溪
是银色的,欢快地袁子轩,纯洁的
2016年10月9日星期日,北京
买不到
小草,花,嫩柳芽
乳燕,新荷,瓜央
春天画这样一幅水彩
不需要很多时间
池塘皱了
不是风的缘故
是归雁从天上飞过
水心里的不平静
母亲从江南来
包里带来的水灵灵的菩荠
北京也能买到
爱,买不到
2016年11月15日星期二,北京
做一顿温暖的午餐
昨晚下了
北京的第一场雪
天气很冷
早早起来
我要踏雪去市场
买一些浑身上下散发春天气息的蔬菜
给爸妈
做一顿温暖的午餐
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北京
所谓思念,都在异乡
总会感到亲切
无论在哪,遇到一块菜地
或者一头埋头吃草的牛
或者,鸡鸭乱跑
河水清澈,照亮岸上树木
竹排停靠的岸边,都有人家
阳光下,每一颗鹅卵石都很温暖
我也不会例外
农家的狗,一般不会乱叫
每一位来客,都像它的家人
它只管在台阶上打盹
或者友好地摇摇尾巴
江南采茶之际
往往是阴雨连绵之时
一杯清茶,常常带有烟熏的味道
但丝毫不减热情
一提起莲
就联想到水乡
虽然北方的青荷
一点也不逊家乡的田田模样
自从有了游子
故乡就从来不是故乡人的
所谓思念
都在异乡
2016年12月29日星期四,上海
小朱家的古树
小朱家有一棵古树
双手一比,不过碗口粗
据说有了三四百年
她爷爷说小时候看到就有了这么大
这么多年一点也没有长进
前些年栽的芙蓉
长得比它高大
四面的青山透着深绿
菜园全是有机
稻田年年依旧
季季风景不同
小溪从山上流入池塘
池塘满了就流向古树
古树的根也许早已密布了水底
也许在水底还偷偷牵手了芙蓉
芙蓉枝繁叶茂,身材窈窕
像极了年轻时活泼美丽的小朱姑娘
古树庄严稳重
芙蓉笑靥如花
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北京
忆江南
外面好大风
正月初二,风往南使劲吹
像是想把我也送往南方
那里一定是有什么美好的事情
非要我亲自去
那里还有嫩绿的草地,葱绿的山峦
清澈的溪水爱新觉罗启功,从不停歇
菜园不用大棚
河面不会结冰
那里是江南,是故乡
是长期以来,心底一直不忍触碰的字眼
竹林悉悉簌簌,是我熟悉的乡音
儿时摇篮曲
那里的山上,沉睡着祖先
有祖先的地方,才是故乡
那里的山下,生活着亲人
有亲人的地方,才是家乡
外面好大风
正月初二,风往南使劲吹
像是想把我也送往南方
好吧,我就亲自跑一趟
把春天接回来
把亲情接回来
把思念接回来
2017年1月29日星期日,北京
青砖
从老屋拆下来的青砖
堆在废墟上
总觉得哪天
能派上用途
后来废墟上
又起了新屋
用的是崭新的红砖
青砖在打地基那一天
被挪到了一旁
日晒雨淋,长满青苔
像爷爷最后那些年
没有修理好的胡子
他跨了,老屋也就跨了
看来到哪天君乐多多,都派不上用场了
这些曾经大户人家的青砖
只是一些念想
而这些念想
如今也长满了青苔
2017年2月2日星期四,北京
红鲤
去年回老家,大叔偷偷说
有一天,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
向他打听我下落
我说,谁呀,长什么样子
他说,个子高高的,长得还挺好
我说不知道
他把我又往旁边拉了拉
压低了声音:
我刚告诉她你回北京了
突然她人就不见了
只听到“扑通”一声
我头皮一阵发麻
脑子一激灵,猛然想起
去年十一
我就在那个池塘
放生了一条红鲤
2017年2月6日星期一,北京
满江欢跑
我要回到江南
但不会和谁去争夺春光
就守着一棵新竹
听雨,听风
任蜂蝶在油菜花海里翻飞
游人如潮
我喜欢的三月
屋檐,天井,芳草地
到处都是雨水
我只钟情于蜿蜒幽长的小巷
和雨水一样的姑娘
我要抑制一下心跳
送她一把小花伞
让细雨和两岸翠柳
追着她
满江欢跑
2017年3月4日星期二,北京
老屋
我其实是想在家乡建一栋老屋
青砖,黑瓦,白墙
门前桃花
屋后竹林
再过些年,我就做一个爷爷奶奶那么慈祥的老人
坐在屋檐下
看着田中的秧苗
院里的孩子
满脸笑纹
那些早起的燕子
不会吵醒我
风也不会让我着凉
要是你还能拉着我
颤颤巍巍,也不影响
大好春光
2017年3月6日星期一,北京
水一样的女子
在江南
就要去爱一个水一样的女子
在喂完池塘的鹅以后
再去河边
杨柳在烟雨里
浣丝
夕阳西下
月光也像水一样
流入闺房
那朵荷
就安静地开在那里
2017年3月8日星期三,北京
涟水河,孙水河
我喜欢故乡,这两河接吻的地方
烟雨朦胧总是充满诗情画意
它们日夜兼程,风雨无阻
就是为了在这里激情相会
心身可以合二为一
携手远方
那些被雨打翻的花盏
又被草地点亮
蝼蚁们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
可以有机会和春天最娇嫩的部位
亲密无间
我从心里落下一块石头
重新回到亲切而辽阔的大地
2017年4月1日星期六,湖南娄底
清明
人,总是这样
一到春天,就恨不得把所有的土地
都开垦出来
种上庄稼
栽上花
牛羊遍地
但我喜欢给河流让条峡谷
给羊留出小道,松柏留下石缝
让那些莫名的野草
长满田埂
它们不嫌弃贫瘠
没理由不给一个开花结籽的机会
我也希望给我们的祖先
保留那块向阳的坡地
不动那里的风水
让清明的幡,自由自在地飘
保佑那些出门在外,和还未出世的孩子
一生平安
2017年4月4日星期三,湖南娄底
堂妹
老家的堂妹
一早起来,倒在地上
走了
爷爷奶奶有十个孙儿孙女
五男,五女,堂妹排行老三
是长孙女
她一生清贫,但生活简单,满足
总是笑眯眯
不与人争,不与人斗
养猪,养鸡,养狗
儿子也养得胖胖的
菜地整理得井井有条
一年四季,瓜果不断
堂弟闻讯赶去,伤心欲绝:
姐啊,你怎么这么命苦,这么早就走了
我安慰堂弟:
妹妹一生善良
心态平和,知足常乐
妹夫疼,儿子爱
走得也很痛快
怎么就命苦了呢
妹妹重生年华似锦,请走好
现在我们十兄妹
在天堂,也有了个姐妹
请你在那边,再辛苦一下
照顾好爷爷奶奶
还有,你妈
2017年6月15日星期四,北京
小北风,大概是想念江南了
冬天将立
秋,要关闭所有的花
让蜜蜂静默,蝴蝶冬眠
那些醒着的,都在说冬天的坏话
包括树上的麻雀,街边的流浪猫
山峰喜欢目送天边的云朵
放心情一个明亮的远方,不受炊烟的影响
左右摇摆
红与黄,是叶子穷其一生所想要做出的改变
绿不是它一辈子的心甘情愿
阳光雨露也勉强不了它
小北风,大概是想念江南了
它不惜从很遥远的北方,翻山越岭
一路南下
笑意写在雪花上
2017年11月7日星期二,立冬,北京
作者简介:
中国阳光:本名李立屏,湖南娄底人,毕业于武汉大学外文系,曾任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外交官、某大型国企海外中资企业总经理,大学时代开始公开发表诗歌及译作,出版诗集《我比春天温暖》、译作《枕女优》等,诗歌入选多种版本她的二三事。定居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