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特效代码【视频】乐安阅读 旧爱找上门 第1集-女人一辈子就一次,不能马虎,绝对不能马虎。-指上乐安

【视频】乐安阅读 旧爱找上门 第1集|女人一辈子就一次,不能马虎,绝对不能马虎。-指上乐安


指上乐安(zsla0794)——不一样的新闻,不一样的故事,全城人订阅的微信大号,乐安最接地气、重服务的本地公众微信大号!点击标题下蓝色“指上乐安”免费关注,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提供有价值、有意思的延伸阅读及乐安新闻。
重点新闻回顾18月26日随乐安导游去横店水世界狂欢←(详情点击)2我们是谁?乐安人?刷爆了乐安人微……←(详情点击)3乐安人,还记得那些年在学校背米……?←(详情点击)4没有考上专、本科,不沮丧!看看乐这位……←(详情点击)

1
第一章 婚前准备
“叮咚……”
一阵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打开门的时候,陶哲宇看着外面的一群人时脸色顿时一阴,语带不悦道:“你们干什么zjgrc?”
“陶先生,我们是礼服师通品驾校!”
“陶先生,我们是化妆师!”
“陶先生,我们是发型师!”
……
“请问夫人在家吗?我们现在上来是想与夫人讨论明天的婚礼,是想定下明天的妆容,礼服,发型和所有佩戴的珠宝!”
陶哲宇是陶氏集团的总裁,然而这个多金的总裁却马上要步入婚姻的殿堂,让一众仰慕他的女人伤心失望了。
此时的陶哲宇和他的未婚妻李媚儿在家中你侬我侬,可是煞风景的门铃声音就在这时响起了。
“啊?”陶哲宇看着黑压压的一群人,他愣在了门口,似乎没有想让人进来的意思,可是他一时之间也掐死不了这么多人!
“夫人在家吗?”众人再度开口。
而屋内的李媚儿一边将刚刚被陶哲宇拆得七零八落的衣服再度穿整齐后,走出了卧室来到了陶哲宇的身边,看着石化在一边的陶哲宇后笑道:“走开拉,让人进来!”
“谁,谁让他们来的?”陶哲宇扭过头不情不愿的看着李媚儿,毕竟刚刚他的好事才进行到一半……
“哦,田君啊,我今天早上忘记跟你说了,他们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李媚儿极度可恶的朝陶哲宇吐了吐舌尖,随即伸手拍了拍陶哲宇的胸口,做出一个让他让开的手势!
田君是陶哲宇最信任的手下,婚礼的一切流程全部交由她来完成。
不情不愿的,陶哲宇为了明日的婚礼着想,纵然不愿意,可还是没办法的自动让开,李媚儿上前将陶哲宇往后一推后打开门看着门口的人群后礼貌的笑道:“请进,大家快进来!”
“好的,夫人!”一众人鱼雷般灌入,陶哲宇有多么的不乐意,还是得乖乖的服从,不过他还是在心里将田君那该死的丫头撕了个遍,他的媚儿就算没化妆,没发型,明天一样会是最美丽,最耀眼的新娘。
一下子,原本只有李媚儿和陶哲宇两个人的世界里一下子便拥挤了起来,李媚儿坐在座子中央,看着一群人在她身上比比划划的,很没办法的对一边看着她的陶哲宇投去一个无奈的笑容。
她本来就觉得,很简单的办理一个婚礼,可是,可是田君说,女人一辈子就一次,不能马虎,绝对不能马虎。
“夫人,你能换上明天要穿的礼服吗?”忽然其中一个礼服师提议到,因为只有李媚儿穿起那身早就定制好的白色婚纱裙,他们长能最快的确定出适合的发型和搭配的珠宝首饰。
“哦,好,好吧!”李媚儿昏头昏脑的便答应了下来。
很快,当李媚儿跟着礼服师走出更衣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个身穿着纯白蕾丝婚纱的女人震住了,洁白得毫无瑕疵的婚纱裙合体的剪裁衬将李媚儿娇小的身材包裹的玲珑有致,没有拖沓的蓬松裙摆和大拖尾,一切似乎都是是附和李媚儿的简洁,大方的手工蕾丝花深藏在薄薄白色织纱下更是附和了内敛低调的气质,可裙摆点缀着的碎钻却将低调瞬间的引向了丝毫不夸张的奢华层面。
陶哲宇只是坐在沙发上在一片惊艳声之中窥探着他视若珍宝的小女人,陶哲宇只觉得,她是最漂亮的,她就如同是穿着白纱长裙的公主。
李媚儿似乎发现了陶哲宇一直在观察着她,她抬起头,视线和陶哲宇对接,她的手不安的扭着婚纱的裙摆,呢喃道:“哲宇,我好看吗?”
“好看!”
陶哲宇如同失魂般的呢喃,他的眼眸有些许湿润白响恩,他忽然记起几年前,他在婚纱礼服店内粗暴的替那时候名字还叫做章小媚的李媚儿选了一套婚纱礼服时,李媚儿一脸愤怒的撕碎的样子时内心翻腾出一阵酸涩,这些年他和李媚儿一路走来所经历过的痛苦,或许只要媚儿现在的一个笑容便可以抵消。
“嘿嘿……”
得到陶哲宇短短的两个字的赞美,李媚儿咧嘴一笑,褐色的眼眸一弯,便如同两弯月牙。
“夫人,我们来挑选适合的妆容和发型……”李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邓碧莹,已经让一众侍候着她的女人们推到了妆台前。
陶哲宇一直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看着李媚儿清秀娇甜的脸孔涂抹上一沉一沉的浓墨重彩,看着李媚儿乌黑的发丝被盘成了做着的发型时,他的眉尾微微的一挑。
“好完成了!”化妆师在完成了李媚儿脸上最后一道色彩的描画后拍拍手看着镜子之中的李媚儿精致完美的妆容,一丝不苟的盘发后一脸微笑的朝镜子之中此时此刻分外妖娆的李媚儿道:“夫人,你这样的妆容和发型,你满意吗?”
李媚儿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有点陌生的女人,白皙的小脸上双目被描绘得抚媚异常,红唇更是红艳如火,有那么一瞬间,李媚儿觉得镜子里的女人很好看,很妖娆,可就是不像她李媚儿!
“哲宇,好看吗?”李媚儿透过身前的镜子看着身后的陶哲宇。
陶哲宇眯着眼,手低着下颚,现在的李媚儿很漂亮威尼斯之女,很精致,几乎完美,可是李媚儿不是长这样的!
“总裁,哪里不好吗?”化妆师们见陶哲宇只是盯着李媚儿看时,顿时紧张了起来。
陶哲宇依旧不语,只是站起身来,在众人的注目下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盒子后,转身走到了妆台前,俯身看着李媚儿的眼睛道:“这不像你,所以不好看……”
“总裁不满意,我们可以改成另外一种妆容!”化妆师一听陶哲宇这么说时,急忙拿起卸妆棉之类的东西要靠近李媚儿!
“我来……”
陶哲宇依旧是悠然的说道,他接过化妆师手中的卸妆棉,看着李媚儿一边用手擦拭去她脸上的脂粉,一边说道道:“我的媚儿,不需要这些东西,也会是最美的!”
李媚儿一直仰着头,看着陶哲宇的脸孔,眼眸在微微的闪动着,她早就将全副身心交给了眼前这个在帮她卸掉她本来就不喜欢的妆容。
很快,原本在李媚儿脸上精致的妆容让陶哲宇擦得一干二净,他看着李媚儿素净的小脸似乎满意了般海蒂克鲁姆,接着他更是让身边站着的一排形象师们吓得目瞪口呆,因为陶哲宇不仅卸了她们还不容易替李媚儿安排的最漂亮的妆容,现在他连发型也不再放过。
一丝一缕的将李媚儿的发型拆卸完毕,陶哲宇拿起梳子轻轻的将李媚儿及肩的黑发梳理柔顺,轻轻的仿若是怕会让李媚儿掉落一根发丝一般。
很快李媚儿的黑发便被陶哲宇梳理得柔顺光滑,接着他转过身来,将台面上的一条白色通透的手工蕾丝花头纱一般披在了李媚儿的发顶在固定好。
“媚儿,好了!”镜子前,陶哲宇双手放在李媚儿的肩膀上,脸搁在了李媚儿的肩颈上,透过通透的镜子,他满意的看着镜子之中毫无浮华点缀,清汤挂面却更甚一筹的秀丽美人。
李媚儿笑了,她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简单大方,素颜,长发披肩,只是用一袭拽地长的头纱披着,没有艳丽的妆容,奢华的头饰,可这清淡更让她喜欢。
“总裁,这……这太素了把,适合明天的婚礼吗?”身边的化妆团队似乎对李媚儿这样素颜朝天的样子颇有意见,因为怎么说也时世界顶级财团总裁的婚礼,刘梦夏身为总裁夫人,李媚儿这般简单打扮,是不是素得有点简陋?
“怎么会!明天我的媚儿就是世界上最耀眼的女人!”陶哲宇微微一笑,伸手打开了刚刚他拿出来的匣子,一下子的在场的人便被一道蓝光吸引住了目光。
“伯爵的眼泪!”
珠宝师率先认出了那一条无数耀眼白色通透钻石镶裹着一颗一半雕成玫瑰花一半雕刻成泪滴状吊坠的项链!这流光溢彩,通透非常的顶级蓝宝石传说可是由雷欧家族的传世宝石雕刻而成,由于吊坠形似泪滴,所以也就被明名为伯爵的眼泪,有小道传闻,这条项链可是当年雷欧家族主人为了挽回与一个平民女子的爱情而雕刻成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条项链在失踪了十几年后,再度被陶哲宇收藏,并非是常人能所见长乐歌!
“好漂亮!”
李媚儿看着那条由无数莹白通透的小钻石和一颗鸽蛋大小的蓝宝石浑然天成般的凝聚成的一条项链时,她不由的惊艳的开口。
陶哲宇只是微笑,他一边将这条如同稀世珍宝般的钻石项链带上李媚儿的纤细的脖颈,一边低沉道:“这原本是我母亲最喜欢的项链,现在送给你,她应该会高兴!”
2第二章 意义
“是你母亲的东西,意义太重,我不能要!”李媚儿惊呆了,她一边想要摘下项链还给陶哲宇,可是怎么弄也弄不开项链的卡扣!
“我的母亲,不也就是你的母亲!”陶哲宇拍了拍李媚儿的手轻笑道,随即转身对着身后早就被项链那抹光芒折服了的化妆师们说道:“明天的定妆效果这样就可以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嗯……是,好的总裁!”一群人混乱的点头道,不得不佩服陶哲宇的眼光,原本李媚儿只是素颜,虽然清丽可嘉,可是对于陶氏集团的身份来说稍显简陋了点,可是现在有这么一条在世界珠宝界有着举足轻重的伯爵的眼泪的配合下,李媚儿明日一定可以完美阐释陶夫人至高无上的地位!
人烟散尽,室内再度只身下李媚儿和陶哲宇,陶哲宇一直拥着李媚儿印子月,他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李媚儿脖颈上的那么蓝色。
“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为什么要送给我?”李媚儿的指尖悄悄的抚摸了一下颈间这条沉重而冰冷的宝石项链。
“你比它珍贵!”陶哲宇的吻落在了李媚儿的发丝,有那么一丝微微的颤抖。
“是你父亲送给你母亲的礼物吗?”李媚儿忽然想到了今天巧遇的菲戈·雷欧,她从他的口中听到了陶哲宇的过去。
“它叫伯爵的眼泪,我记得小时候我的母亲对我说过,她只配拥有这滴无可奈何的眼泪!别人说它代表了那伯爵对失去恋人的眼泪,可是我觉得,它不是毛岸红,它是锁住我母亲一辈子的咒语!”陶哲宇低沉的说道。
“那你现在送给我,是想锁住我吗?”李媚儿见陶哲宇脸带悲伤于是调皮的说道,想借此缓解一下陶哲宇脸上的沉重。
陶哲宇搂紧了李媚儿,他眷恋的抚摸着李媚儿的脸颊,他沙哑道:“我不是那个虚荣自大到了极致的家族,我无需用咒语锁住深爱的女人,如若我没法给我的女人幸福,我可以放她离开!”
“你是在隐射你的父亲对你母亲犯下的错邵一夫?”李媚儿忍不住的说道。
“呵呵……”陶哲宇只是用苦笑来解读了李媚儿的疑问。
“你知道你母亲当年是因为什么原因带你离开雷欧家族的吗?”李媚儿再度开口问道,因为她怎么也不会相信,乔夫人真的是为了钱,才答应离开心菲戈·雷欧的!因为她在那样的环境下坚持了整整五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母亲带着一颗破碎的心,以及我们母子被践踏得不成形的尊严,同丧家之犬般的逃离了那座奢华的宫殿!”
陶哲宇沉闷的说道,毕竟那时他还年幼,根本就不了解母亲为何会离开,而母亲在往后的日子里也始终只字不提这件事,一直到最后被人谋杀了也没有说出来!
“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谁了!”李媚儿抬起头满眼的疼惜的看着陶哲宇。
“谁?”陶哲宇谨慎的问道。
“菲戈·雷欧!”李媚儿毫不犹豫的将这个名字脱口而出,而陶哲宇一瞬间的脸色便沉进了谷底,犹如一片阴郁的乌云。
“他找你干什么,对你说了什么?”陶哲宇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才低沉开口问道。
李媚儿转过身抱着陶哲宇道:“他对我说了你年幼在雷欧家族的往事,还有他请我帮他一个忙!”
“他要干什么,他是雷欧家族的主人了,他要什么还得不到的吗?”陶哲宇拽紧了拳头底喝道。如若这老头子敢打媚儿一丝的注意,他陶哲宇就算是穷尽一生时光都要整垮这座世人眼里犹如固若金汤的权势与金钱宝塔般的雷欧世家!
“别这样,他没有伤害我的意思,他要我帮他寻得儿子的原谅!”李媚儿抱紧了陶哲宇,她能感觉到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在颤抖。
“呵呵,这老头子疯了不成,难道他忘记了他是怎么对待我的?可我还没有忘记那一巴掌有多疼!”陶哲宇的记忆里忽然唰的一下展现出了一个画面,一个孩子原本兴高彩烈的朝远处走来的男子高声呼喊了一声父亲的时候,换来的却是那男子周围一起走来的人们的嘲讽以及耳光!那种疼,他毕生难忘!
李媚儿也并不想替菲戈·雷欧多说些什么,她依旧紧紧的抱着陶哲宇,她不想让陶哲宇在悲伤时依旧孤独一人!
“媚儿,听我的,远离他们,远离这个不可一世的家族,靠近他们,我们只会惹来一身的伤痛,就如同我的母亲一样!”陶哲宇声音嘶哑的说道。
“嗯,我听你的!”李媚儿虽然这么说,可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在脑海里浮起了菲戈·雷欧那张虔诚祈求她帮忙的脸孔。
“休息吧媚儿,别想太多,准备明天当我最美丽的新娘!那些过去的纠葛,网页特效代码我不想你参与其中!”陶哲宇的手抚摸着李媚儿的肩颈细腻的说道。
“嗯”李媚儿沉下眼眸点点头。
既然他不愿意说,那她不问,反正有些事情,她知道就好!
优雅的古典乐曲轻轻的在这露天的庄园内响彻着,绿色的草地上开发着朵朵洁白的花儿,半透明的薄纱裙摆微微的拂过的草地,清风一吹,动人心弦的新娘那拽地的头纱空灵的飘荡而起,顺着裙摆一看,她便如同是草地上一只翩翩起舞的白色蝴蝶!
“老天,她怎么可以这么美!”田君看着那走过草地而来的女人对身边的克劳德说道。
“亲爱的,你也有过胜过全世界的美丽时候!”克劳德挑了挑眉尾,拥住了已经逐渐显露出肚子的田君!
“嗯!”田君点点头。
“亦风,她走到今天也真是不容易!”影沁坐在座位上,看着一步一步由花童领上来的新娘时,由衷的从心底献出祝福,虽然她和她之间横隔着父亲的一条命,可是时至今日,她也不再怪责她,因为她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况且她还失去了最重要的记忆!
乔亦风搂着妻子,莞尔一笑,一转头看了看席间,恍惚一阵失望,还是没能看见田伊出现,那丫头到现在还在想不通当中吗!
陶月灵和慕容子安并肩而坐,陶月灵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对丈夫说道:“亲爱的,他们终于结婚了,我真怕李媚儿在这里会再出什么意外!”
“嘘,别乱说……”慕容子安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手背。
而被议论着的女主人,此时此刻她身穿着最漂亮的婚纱礼服,头发披散只披着一层拽地长的白纱,她独自一个人,手握捧花,一步一步的朝着远处那个久等她的男人身边走去踢出个未来。
眼睛一直盯着他,李媚儿的心一阵澎湃,因为她就要嫁给他了……
而陶哲宇站在台阶上,等着那女人一步一步的朝他走来,他忽然在责怪婚礼的主办方,为什么将这道地毯铺得这么长,他本来就等了这个女人这么久了,为什么现在还要在等等她这样慢腾腾的走过来。
安详的古典乐曲遮掩了新娘新郎浮躁心,这场隔绝了外人,只有几个相交的朋友参与的婚礼低调却也浪漫不已。
她只知道,她认识了他很多年,爱他爱得很深刻,可是她记得他只有短短五个月的时间!而接下来,她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回报他对她的付出!所以她勇敢的踏出这一步朝他走去,将自己的手安稳的放在了他的手心里汪伊美。
他握住了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众目睽睽之下迫不及待的将她拽进了怀里。他曾经怨恨过上天一次又一次的让她忘记了他!可七年了张礼义,他这个陌生爱人整整的追求了她那么长的时间,如今她穿着世界上最漂亮的婚纱裙子,脸带羞赧的走到她的身边,自愿的将她的手放进了他的手心,这叫他怎么能不激动的将她拥进怀里。
“咳咳,新郎,新娘,在怎么急也不得将我这个见证人不放在眼里!”比特博士作为一对新人用生命爱着彼此的见证人,意义之重大自然会被陶哲宇和李媚儿不远万里的从英国邀请来当主婚人!
见一对新人这么迫不及待的相拥在一起时,比特他不得不开声提醒一下这对粘腻在一起分不开的新人。
而比特的这一句话,以及新人的羞赧一下子便惹来满堂的哄笑,这也让李媚儿满脸羞赧的拍打着陶哲宇道:“放开我,放开我啦!”
“比特博士,就这样证婚就可以了!”陶哲宇似乎不已为意的继续紧抱着李媚儿,似乎生怕她会在这个当口逃离一般。
比特博士无奈的摇摇头后,才点头默许了开始了奇怪的证婚仪式。
“陶哲宇,如若李媚儿哭了,你会怎么办?”
“如果是我陶哲宇弄哭她,我可以逗她笑出来,如若是别人弄哭她,我便杀了那让她哭泣的人!”
陶哲宇的霸气回答让在场的人猛抽了口气。
而陶哲宇虽然这么回答了可是他忽然觉得誓词怎么和田君和亦风结婚时念的不一样!
正在疑惑的同时,比特博士看了看誓词单后硬着头皮再度问道:“陶哲宇,如果有一天,李媚儿爱上了别的男人,你该怎么办?”
“啊?”
陶哲宇一愣,一下子便吼道:“停,停!这是什么誓词,该死的南宫安和,你是准备来砸场吗?”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待续……




我们专注传播真、善、美,传播正能量!
关注搜索公众号:zsla0794
指上乐安
生活资讯■旅游美食■公益活动■商业推广
江西自媒体协会成员单位
合作︱微哥18679444058

---指上乐安法律顾问---
北京市盈科(南昌)律师事务所
赖波律师18170080427